欢迎来到中华木业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常见问题 >

38c63.com中华彩票正规网站哪位大神有梨花大人的

日期:2019/08/01 19:16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

  夏日午后的天空阴沉沉的,一大块一大块铅色的云彩在缓慢而笨拙的涌动,如同不安分的大灰蚕

  殷明坐在大榕树下的长椅上,漠然看着远处路上急匆匆行走着的那些身影,不耐烦的欠欠身子,他扬手便将嘴里咬着的那根草棍给扔了出去

  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放肆大笑着的声音:「那行,既然是嫂子盛情相邀,兄弟们正愁没事儿干,那咱们就去快活快活,天天在这水泥森林里游荡着,人都提不起精神来。」

  殷明仍然面无表情的坐在椅上,长腿伸在草丛里,对逐渐走近的几个人看也不看一眼

  一个声音恼火地大叫起来,殷明眼珠子转了转,冷冷看向他,于是原本嚣张的声音立刻变得惊讶:「咦,这不是明少吗?您……您怎么坐这儿啊?明少,快下雨了,是回别墅还是回宿舍都好,您总不能坐这儿淋雨吧?」

  殷明哼了一声,斜睨着那面露微笑的家伙:「行了欧少锋,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表面上关心我,心里指不定怎么骂我吧?最好落个雷,把我劈死在这树下是不是?」

  「咳咳咳……明少,这玩笑可不能乱开,这……这要是您真出了点儿事,让你妈妈知道您说过这种话,还不追过来把我砍成八瓣儿啊?这玩笑可开不得。」

  欧少锋嘻嘻笑着,心里却有些奇怪,暗道怎么回事?这尊煞神也有和颜悦色说话的时候儿?嘿!哥们儿今天是走了什么狗屎运

  殷明已经晃晃悠悠站了起来,懒散的和他们并肩向宿舍走去,一边漫不经心地道:「刚刚你们说去哪儿快活?」

  「哦,是大风他女朋友,这个暑假邀请我们去她家玩,她家是在西边的一个小镇上,据说四周山清水秀风景秀丽,反正在这城市里待烦了,所以大夥儿一呼百应。怎么?明少有兴趣?那敢情好,到时候咱们几个陪您好好散散心,听说那边的女孩儿不乏绝色佳丽,到时候以明少的家世和风度,嘿嘿嘿……」欧少锋说着说着,笑容就变得猥琐起来

  欧少锋身边这几个人,也算是家世不凡了,家里要权有权要钱有钱,都是单独住别墅,出入可以动用私人飞机的大少爷,可是和殷明一比,那真的还有点不够看

  份量不足,殷明又总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样子,这些大少爷也是自尊心超强的,因此虽然知道搭上殷明对他们的家族会有很大好处,大家也不愿意曲意结交

  没想到今天这么个偶然情况,竟然让他们和殷明搭上了线,欧少锋等人互相对看了一眼,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惊奇

  而更让他们意外的是,殷明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,竟点点头,漫不经心道:「去散散心也好,天天灯红酒绿,妈的都烦死了。」

  一听这出身于超级世家的大少爷竟然出口成粗,欧少锋等人不由得齐齐吹了一声口哨,和殷明的距离无形中也拉近了不少

  一大早起来,站在院子里,听着鸡鸭鹅的叫声,这对于殷明来说,是一个非常新奇的体验

  听见身后的女孩子声音,他转回头,果然,漂亮的女孩儿正是隋风的女朋友——廖春华

  他点了点头,却听另一个打着呵欠的声音道:「不错什么啊?坐了好几个小时的客车,骨头都要散架,结果不到五点,你们家那破公鸡就扯着破锣嗓子开始叫,就那破嗓子还张罗着打鸣报时,有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啊?」

  廖春华对欧少锋可就不像对殷明这样尊敬了,闻言没好气地道:「你要嫌弃,不如去教育教育?让我们家的大公鸡学习一下什么叫自知之明不就好了?」

  欧少锋彻底暴露了他的狼子野心,舔了舔嘴唇嘿嘿笑道:「嫂子,宰了吧宰了吧,听说这跑山公鸡的肉特别好吃,您也行行好,拯救一下咱们这成天被肯德基必胜客折磨的胃。」

  「滚滚滚,那只公鸡养了五年,我奶奶爱如珍宝,你敢宰了,别怪我一脚把你踢进山里喂狼。」

  廖春华笑骂着,忽然就听父亲在屋里咳嗽了一声,她便大声道:「阿爹,你起来了?今天别出去干活了,就在家好好歇歇吧。」

  一个精神矍铄的男人从屋里走出来,看模样大概有五十多岁了,看见殷明等人都好奇看着他,老头儿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对廖春华道:「我的事儿不用你管,你表哥上次托你捎的东西你捎回来没有?捎回来的话,就赶紧给他送过去吧。」

  「阿爹你就不能让我歇歇啊?昨天才到家呢。」廖春华撅着嘴巴挽着老头儿的胳膊撒娇

  老头儿面对客人,有些拘谨,忙把胳膊扯开了,一边笑骂道:「多大了,还跟个娃子似的,你赶紧去吧,路又不远,早点送去,早点了份心事,你表哥一个人,不容易……」

  廖春华眼看父亲又要开始讲述表哥的血泪成长史,连忙当机立断,回屋拿了一个盒子出来,想了想忽然道:「不对啊,我还没吃早饭呢。总不能饿着肚子让我表哥招待我吧?」

  山是海拔八百米的大山,几个非要跟着凑热闹,体验一把原生态大山的城里公子哥儿一到了这个山后的小镇,便不顾形象的躺在了石板路上,摊开四肢做死人状

  廖春华在一旁数落了几句,无非是觉得男朋友和他的几个兄弟不太争气,但是看到殷明仍是一幅神清气爽的模样,她也有些惊讶了

  她只知道殷明很厉害,好像父亲那一系是从政的,随便拎出个亲戚就是让人咋舌的高官。而母亲这一脉却是从商的,随便拎出一个,就是在商场上跺跺脚也能风云色变的超级大佬

  爬了一座大山,连自己这个土生土长的山里人都气喘吁吁手脚抽筋了,他却气定神闲站在那里,还有闲情游目四顾

  廖春华踢死狗似的,总算把几个家伙给折腾了起来,众人怨声载道的跟在她身后,向前面不远出的那个理发店走过去

  这是一个小镇,小的就好像是一个稍大点的村子,但是街道两旁有商店有饭馆,还有廖春华的表哥开得唯一一家理发店,所以它毫无疑问,的确是个镇子,而不是村庄

  「这里的民风很淳朴,但是也有些保守的。这里的人几乎从来没有出去过,上次一个采风的摄影家在这里拍了组照片,听说引起了一个剧组的注意,说在这里拍民国戏正好,结果来了之后,就被镇子上的人赶了出去,他们有些排外,不愿意外人来破坏他们的生活和土地,所以你们都规矩一点。」

  廖春华正和几个人交代着注意事项,而路过的人也让殷明等人深刻意识到:她不是在说笑,路上几个青年走过去,穿的竟然是土布褂子,真不知这里怎么会这样闭塞

  说话间就到了理发店,店里传来说笑声,廖春华撩开绣着丹凤朝阳图案的白布门帘,冲里面喊了一声:「表哥。」

  一个正在忙碌的男人回过头来,看见廖春华,俊秀白皙的面孔上荡起一丝笑意,乾脆的答了一声:「哎,春华来了?自己找地方坐。」

  这男人的一笑,恰好落在门口的殷明眼中,刹那间,他的心脏就如同是被一记大锤狠狠敲了一下,敲得他眼前一阵阵发白,但他很快定下神来,和欧少锋等人一起进了这不大的店面

  「嘿,嫂子,你表哥可真漂亮,我真不明白,你都有这样漂亮的表哥了,怎么还能看上大风呢?」

  廖春华狠狠瞪了欧少锋一眼,隋风也趁人不注意,在这小子的脖颈上狠狠拧了一把

  殷明耳边充斥着几个人压低了音量的笑闹声,他的目光却直直落在店中忙碌着的男人身上

  就像欧少锋说的,这男人是真的漂亮,不但漂亮,而且纤细,像最上等的瓷器,轻轻一碰就会摔碎

  像殷明这种身份,绝色的男男女女他见多了,可是像这个男人一样的,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

  也不是说那些人的脸蛋和身材就比不上对方,而是他们身上都没有这个男人的味道,那种纯粹,清澈,乾净得一尘不染的味道

  他穿着一件白色衬衣,外面是一件灰色的马甲,剪裁并不出色,但因为非常合体,勾勒出了男人的纤细腰肢,所以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做工很考究的错觉

  下身是一条十分平常的灰布裤子,相对于男人纤细的上身来说,这条裤子很显然是有些肥了,但是熨得很挺,布料绷着挺翘的臀部,然后垂直向下,似乎在引诱着人们去猜测那修长双腿的形状

  其实男人很瘦,所以他的手也是显得有些单薄,骨节分明。但奇怪的是,并不给人瘦骨嶙峋的感觉

  这双手的十指纤长优美,理发的推子在男人手指间灵活而有节奏地向前推进着。这竟是一把老式的推子,在现代到处都是电动推的时候,在这里看到一把老式手工推子,可以想像众人的惊讶

  不过殷明却完全没有在意这些,他的心里忍不住就有了些香艳的镜头,这样一双手,如果是在做某些事……轰的一声,他觉得鼻子有些痒痒,连忙伸手捂住了,再也不敢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才总算没有发生流鼻血这种丢脸到家的狗血情节

  恍惚中,男人软糯的声音响起,殷明抬头看去,只见店里的客人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。漂亮男人正在收拾着桌上的用品,一边头也不抬的问

  「昨天才回来的,今天就被你姑父逼着来这里给你送东西了。我说表哥,既然你觉得刮胡刀好用,下次我给你带个电动推子吧,看你用这种东西,我都觉得别扭。」

  被叫做表哥的男人微微一笑:「习惯了,再说老人们不喜欢电动推子,觉得不舒服,也不习惯那个声音。」男人说完,终于将桌上的用具归纳整齐,然后他转过身来,有些好奇地打量坐在长椅上的几个家伙

  「表哥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男朋友,隋风。嗯,只是大学的男朋友,大学毕业后就要分开的,我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」廖春华挽住漂亮男人的胳膊,开口第一句话就是石破天惊

  男人震惊地看着表妹,过了很久,他才皱起漂亮的眉毛,呐呐道:「大城市就是这样吗?你们……你们……唉!」

  隋风也有些尴尬,不过他知道廖春华说的是事实,他们两个的恋爱,只能到大学毕业,家族是不可能接受这样一个毫无背景的女孩儿做继承人的媳妇的

  廖春华却满不在乎,继续向她表哥介绍着其他几个人,她的语气是活泼的,不过内中那一缕不甘和痛苦,还是没有瞒过识人无数的殷明

  介绍完了,廖春华终于将手向旁边的漂亮表哥一摆,得意笑道:「这是我表哥柳清溪,怎么样?我表哥漂亮吧?但是比起我们山里的妹子,也还是稍有不如的,你们好好表现,过几天我领着你们转转,也让你们看看,什么才算是真正地绝代佳人。」

  柳清溪瞪了她一眼,小声道:「你胡说什么呢?我是男人,拿我和女人比什么?」

  廖春华吐了吐舌头,目光落在殷明身上,嘻嘻笑道:「当然要比啊,不然我怕明少把你就当做了绝代佳人,到时候得让多少女孩子抱屈啊。」

  柳清溪顺着表妹的目光看向殷明,看到那男人异常沉默而炽热的眼神,他的心不知为什么,忽然哆嗦了一下,竟然有些惊恐,于是连忙别过头去,对廖春华道:「中午了,太阳太大,在我这里吃吧。」

  「那当然,顶着这大太阳让他们再翻山回我家,会死人的。表哥你没看见他们刚过来时的样子。唔,当然,明少例外,明少,你是不是在特种兵部队练过啊?」廖春华转向殷明,趁机问出心中疑惑

  殷明淡淡说着,让身边的几个家伙直翻白眼:开什么国际玩笑?当过兵?那老爷子在建国后就是少将好不好?在军方绝对是树大根深的标杆性人物,要不然他们殷家能有今天这样的地位吗

  「春华,你带大家到处走走吧,记住,别惹祸,我把饭先焖上。」察觉到殷明的目光似乎一直在盯着自己看,柳清溪就如同是一只被蛇盯住了的青蛙一般,他心里有些慌乱,看得出来,表妹带的几个朋友都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,尤其是这个少年,他身上有一种尊贵威严的气势,被他看一眼就让人浑身不舒服,何况是被这样紧紧盯着看

  廖春华答应一声,就招呼着欧少锋等人出去,这些家伙听说镇上有许多比柳清溪还要漂亮的女孩子,一个个不由得双眼放光,狼一样似的就奔出去了

  只有殷明,仍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。廖春华喊他,他只是轻轻挥挥手道:「累了,不想动。」

  累?之前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的家伙们狼奔兔窜的往外跑,这个爬了一座山连大气都不喘一口的家伙竟然会说累

  廖春华疑惑的看着殷明,却旋即被隋风拉过去,听他小声道:「明少说的话,没有我们多嘴的余地。」

  这话让廖春华心里有些别扭,不过她也知道这是事实,于是就不再理会殷明,耸耸肩,和隋风欧少锋等人一起离开了理发店

  这理发店很小,绝不可能住人,而刚刚柳清溪说完话就从后门出去了,所以殷明猜测在这店面后应该就是人住的房间,于是他站起身,也从后门钻了出去

  那道后门实在不高,殷明将近一米九的个头,需要弯一下腰才能走过去,果然,后门是个狭长的小走廊,走十几步,就觉着面前豁然开朗

  眼前是一个小小的院子,收拾的非常整洁,在墙角栽种着几丛不知名的花草,夏日阳光充足,这些普通的花花草草也开得一派热烈,为这小院凭添了一股勃勃生机

  忽然间不远处的老式木门打开,柳清溪讶异的走出来,看着殷明,似乎有些无措的道:「那个……怎么……你,你还留在这里?没和春华她们一起出去吗?」

  殷明慢慢走到柳清溪面前,见他微微皱着眉头退后一步,他心中了然:这男人显然不是什么强势的人,所以他受不了自己在气势上的压迫

  殷明微微一笑,停了脚步,双眼一眨也不眨的盯着男人秀美的面孔,渐渐地,又把视线从面孔移到那双漂亮的手上

  柳清溪有些无语,心想这个可怕的男人留下来,该不会就是想对自己说一句名字好听吧?表妹这都是带的什么人过来啊?明知道自己不太喜欢外人的

  柳清溪就觉着心脏猛地一跳,支支吾吾道:「啊?什么?那个……那个……」他哪记得住这些人的名字啊?除了表妹那个男朋友隋风之外,其他人和他有什么关系,他为什么要记住他们?这个男人简直莫名其妙

  看到柳清溪的眉头皱得更紧,殷明知道这男人心里大概是已经有了些火气,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?他殷明做事,从来不需要去考虑别人的感受

  于是他又踏上前一步,用身体的阴影将柳清溪纤瘦的身体笼罩住,才一字一字慢慢道:「我叫殷明,希望你能记住这个名字。」

  柳清溪从小到大,从来没有讨厌过什么人,但是这一刻,他非常确定,自己讨厌这个男人,在这个男人面前,自己就好像变成了猎物,似乎,只有被他捕捉撕扯的下场,这种感觉让他不舒服

  殷明嘴角逸出一抹笑容,他从柳清溪的眼睛里轻易就发现了他对自己的防备和厌恶,这清澈的男人啊,恐怕从来不知道眼神会出卖心思,竟然连一点点伪装都没有

  柳清溪无奈地说了一句,天知道他一点也不想让这个男人进屋,但他是表妹的客人,好像身份还很了不得,自己就算再讨厌,看在表妹的面子上,也不能让对方太下不来台



相关推荐: